您的位置:首頁 > 以案說法 >
合同埋“雷”,民事糾紛竟演變成刑事案件
www.9964211.live 】 【 2019-08-29 16:02:16 】 【 來源:內江新聞網 】

  2018年底,欲購買二手車的李某甲通過中介,向賣方支付了定金,并與賣方簽訂了合同,約定如車輛經檢測為事故車,賣方需承擔違約責任進行賠償。


  正是這樣一起看似為民事糾紛的案件,背后卻隱藏著違法的勾當,升級成了刑事案件。日前,經東興區人民法院審理,李某甲被認定犯合同詐騙罪,受到刑罰懲處。


  買賣車輛起糾紛


  2019年1月,魏某向東興區警方報案稱,他在賣車過戶的過程中,被買家把他的車子私自開走了。


  該男子稱,2019年1月初,他將自己名下的一輛轎車掛在網上出售。幾天后,便有買家一胖一瘦兩名男子過來看車。胖男自稱是中介方,瘦男自稱是買主。


  之后,雙方以37800元的價格談好了買賣。在辦理車輛過戶時,買主給了他7800元定金,并稱車輛過戶后便微信轉賬給他。預付定金時,他與中介方簽了合同。


  隨后,買主就去辦理過戶事宜。而他和中介方胖男在車上等他??傻攘嗽S久,對方仍沒有回來,于是他下車去查看過戶的情況,走的時候沒有拿走車鑰匙,并告訴胖男如果下車把車門鎖好。之后,胖男也來到大廳尋找買主。


  可當他們回來時,發現車不見了。打電話給買主詢問時才得知,已辦完了過戶手續,買主已經將車開走了。買主稱,他把車開去成都檢測,如果沒有問題就把錢給他。若該車經檢測為事故車,則需要按合同約定賠償損失。


  在魏某看來,這就是對方故意給他設置的一個“套”。魏某稱,雙方商議買賣車輛時,沒有說簽合同,是雙方在車管所辦理過戶手續時,對方交了定金后,對方才拿了一份二手車買賣合同出來讓他簽,且合同多達9頁,當時他也沒有看,就在對方的催促下簽了字。而在之前,也沒有說要把車拿去檢驗檢測,更沒有提及違約按定金三倍賠償的事。


  讓魏某不能理解的是,即使按照對方要求要進行檢測,那也應該是雙方一起先對車作檢驗檢測,再來談車的價格問題,而不是雙方把車看好了、定金也交了沒付余款、又沒有經過他同意的情況下,就把車拿去檢驗檢測,然后說車有問題,就不付余款了,也不退給他車,還要他三倍賠償。按照對方的這種說法,自己反倒像是騙對方來買車。


  感覺到可能上當了的魏某,和中介胖男一起來到了派出所報案。派出所的民警了解情況后,打電話要求買主把車開回來。然而,買主卻以要對車輛進行檢測為由,并沒有將車開回來。之后也沒有將余款轉給買主,并稱該車經檢測存在右前梁有修復的情況,違反了合同的約定,要求賣方按合同約定賠償損失。


  調查:民事糾紛背后有貓膩


  究竟誰是誰非?民警調查發現,這起“民事糾紛”的背后竟隱藏著違法的勾當。涉嫌犯罪的正是買車人李某甲和中介方李某乙。二人系堂兄弟關系。


  今年2月,買方李某甲因涉嫌合同詐騙被警方抓獲歸案。李某甲對自己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


  日前,東興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此案。法院審理查明,2018年12月底的一天,經李某乙(另案處理)提議,被告人李某甲和李某乙合謀,由李某乙冒充二手車買賣中介,被告人李某甲冒充買家,通過隱瞞不利于賣家的合同條款即二手車過戶后還要到買方指定的檢測機構檢測二手車不存在事故車、水泡車等瑕疵,否則屬賣方違約,需承擔違約責任,然后以賣家違約的方式騙取受害人要出售的二手車。2019年1月12日,李某乙在網上獲知被害人魏某有一輛車要出售,便以中介的名義與被害人聯系購車事宜。


  2019年1月15日,李某乙介紹被告人李某甲以買車人的身份與被害人魏某進行接觸,在雙方未就買賣合同權利義務及購車合同內容進行詳細商議的情況下,確定以37800元的價格向魏某購買車輛。當日,三人便到內江市車管所辦理過戶手續,在到達車管所后,被告人李某甲拿出李某乙事先給他的現金7800元向被害人支付了購車定金。二人趁被害人清點定金時,把事先準備好的“二手車買賣合同”拿給被害人看,并催促其簽名。因二人的催促,被害人在沒有認真看清合同內容的情況下,便在合同書上簽名。


  隨后,李某甲拿上合同假裝去車管所辦證大廳辦理過戶手續,而李某乙和被害人留在車內等待。被告人李某甲和李某乙按照事前約定,由被告人李某甲假裝去辦理過戶手續遲遲不歸,后李某乙趁被害人到車管所辦證大廳尋找被告人李某甲時,電話通知李某甲將車開走,李某乙隨后假裝到車管所辦證大廳幫忙找人。被害人發現自己的車被開走后,李某乙又假意配合被害人到公安機關報案。后經公安機關多次聯系李某甲,要求其將車開回內江,李某甲均以車輛需檢測為由未將車開回。后李某甲與李某乙將騙得的車輛在樂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上戶在被告人李某甲名下。2019年1月19日,經李某乙聯系,二人以24800元的價格將該車賣給二手車車行。被告人李某甲分得贓款5000元,其余贓款由李某乙分得。

  認定:犯合同詐騙罪,且系共同犯罪


  案發后,被告人李某甲的親屬代其退賠被害人魏某的全部損失3萬元。審理過程中,被告人李某甲向本院退繳違法所得5000元。


  法院審理認定,被告人李某甲伙同李某乙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隱瞞真相,騙取他人財物,數額較大,其行為已觸犯刑律,構成合同詐騙罪,且系共同犯罪。


  鑒于李某甲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從犯,且具有坦白情節、且退賠了被害人全部損失,依法具有從輕處罰和酌情從輕處罰的情節。


  為此,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七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被告人李某甲犯合同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八千元。


  法官點評:


  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勾當


  看似是一起民事糾紛,實則是以合法的外衣掩蓋非法勾當,企圖逃避法律制裁。審理此案后,法官就合同詐騙罪進行了解讀。


  法官指出,合同詐騙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采取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等欺騙手段,騙取對方當事人的財物,數額較大的行為。


  合同詐騙犯罪往往與合同糾紛、民事欺詐行為交織一起,罪與非罪的界限容易混淆。但也有明顯的界限區分,一是主觀目的不同,民事欺詐是為了用于經營,借以創造履行能力而為欺詐行為以誘使對方陷入認識錯誤并與其訂立合同,不具有非法占有公私財物的目的,只希望通過實施欺詐行為獲取對方的一定經濟利益,而合同詐騙罪是以簽訂經濟合同為名,達到非法占有公私財物的目的。二是要區分合同內容是否真實,即行為人在簽訂合同時有進行經濟往來的真實意思,并非旨在詐騙他人錢財。三是行為人在簽訂合同后,是否為合同的履行做出積極的努力,行為人在主觀上就沒有準備履行合同,占有他人財物的動機明顯,則應當以合同詐騙罪論處。


  欺詐適用的法律也有所不同。民事欺詐雖在客觀上表現為虛構事實或隱瞞真相,但其欺詐行為仍處在一定的限度內,故仍由民法規范調整;而合同詐騙罪是以非法占有他人公私財物為目的,觸犯刑律,應受到刑罰處罰,故由刑法規范調整。


  


編輯:鄭婷婷

內江長安網簡介 | 版權聲明 | 投稿須知 | 聯系電話:(0832)2274136 |

蜀ICP備18021300號-1 內江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違者必究

地址:四川省內江市東興區西林大道490號 郵編:641100

新疆18选7的开奖结果查询 pk10最牛杀号在线计划 北京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25选5开奖结果 安徽 体彩票11选5开奖结果新疆 黑桃棋牌官网 网上赚钱哪个靠谱 游戏打麻将 足球赛事直播表2016 广东麻将抓码怎么算规则 捕鱼大富翁3d现金红包